巽翼月

【吉最】werwolf(4)

之前忙于学习,手机已上交
现重新发文
在此感谢喜欢本文的人
我不知道如何发链接
所以请不知道前文的
麻烦自己去找了



––––––––––––––––––––



当最原看见某位狼人已经六个多小时,紧跟,咳咳,紧贴在最原身上,现在还想一起洗澡,正努力地向浴室里钻。最原仰天长叹,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以至于还要伺候一只……狼人,这狼人还是王马君。要不是他的眼睛还是血红的,我都快怀疑他是不是理智回归,将本能抑制住了,这搞事的能力毫不减弱呀!我不就是和他手下接触了几下,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呢?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到最原刚醒的时候。

这是最原第一次不是因为被闹钟闹醒,而是被某只狼人给舔醒的,是的,舔醒的。舔的部位,你说是脸都还好,他舔的偏偏是胸膛。喂,妖妖灵吗?我被狼人吃了豆腐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在最原神游期间,王马又不轻不重地用舌头刮了一下最原的小红点,最原抖动一下,回过神来将王马推开不让他继续吃豆腐。这时卧室里又出现了一个男人,不过最原认得这个男人,就是用棍子直接打晕最原,带走他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一出现,整个卧室的气氛就变了,王马呜呜地低吼,脚已经开始下蹲,手准备撕裂对方,身上的血红纹路再度变深,而这个男人却后退一步,拿出枪,

“砰砰砰”

“唔嗷呜呜~”

随着王马的倒下,男人也松了口气,又十分无奈

“老大呀,我以后会多去买panta的,也会自己去领惩罚的,无论是罚工资还是去静闭,求日后不要来找我算账。这都不是我自愿的,我也是被坑的,要不是那几个坑比联合起来坑我,我也不会干这种事。”

最原见状,情急之下,直接略过这个男人,跑向王马身边,在王马身上寻找枪击所留下的伤口,同时将王马抱入自己怀里。为了让王马好受些,最原让王马靠着自己的胸膛,而自己坐在地上

“你不用找了,我使用的子弹是没有任何杀伤力,是专门用来麻痹狼人,使他们无法动弹,也不会留下伤口。却没想到同样身为狼人的我,会有一天用它来对付老大,真是讽刺。”

“听你说的这番话,你应该不是让王马君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那么请你告诉我,是谁把王马君变成这个样子的,你为何会把我带到这里,我跟你们应该是毫无瓜葛的才对”

“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老大为什么变成这样,也只有老大自己才知道,我们这些手下唯一清楚的就是大概与您有关的。虽然老大平时不怎么着调,但关键时刻老大就一定是我们的领导者,是我们唯一的王。所以,最原终一先生,不要急着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您可是老大唯一的mate(伴侣),对于我们,您是迟早都会知道的。对于把您打晕了带过来,我感到非常抱歉,因为当时我们实在压制不住老大,我能想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晕带走,这样可以省力又省时。”

“等,等等,我可是男的,王马君也是男的吧,我怎么就成了王马君的mate了?!”

“对此,我们也很不解老大为什么看上了您,不过既然老大已经看上了您,我们做手下的也只能全力支持,争取让老大早日娶您过门。”

“我能拒绝吗?”

“您说什么呢,当然不能。”

最原很无奈,我就去了一个巷子,去捡了一只狗,给这只狗疗伤,后来发现它是狼,再后来它就变成了王马君,之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抓到这里来,还告诉我是王马君的mate。苍天啊,我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吼嗷,嗷呜~~”

随着王马再次恢复的行动力,身材魁梧的男人塞给了最原一张小纸条,同时拍了拍最原赤裸的肩膀,提醒最原不要着凉了,随后便走出了卧室。最原这才想起从起床开始,自己就一直没有穿衣服,也就是说自己从起床到现在一直都是半裸。
啊啊啊,我没脸见人了,半裸到了现在才知道,我优秀的观察力,你去哪了。

平息了心情之后,最原打开了小纸条
〖要是等老大醒了,前来兴师问罪的时候,务必请帮我们说一些好话,万分感激。还有请不要告诉老大,您是被我们打昏后,绑过来的,因为老大曾说过“nixixi~,最原酱是绝对不能被强行带过来的哦!要是被我发现啦~~,就别怪我穿小鞋了哟!”,所以只有这个事实请一定,肯定,绝对要隐瞒的,我们求您啦,侦探大人。〗

最原扶了扶额头,正准备回床上去找自己的衣服,就看见王马一直盯着身材魁梧的男人拍过的肩膀,最原下意识反应是不是肩膀上有什么东西。结果倒是王马从背上贴了过来,轻咬着最原的肩膀,留下一连串的牙印。最原愣了几秒,反手去推王马,却没料到王马的个子不高,力气却不小,一下子将最原反推向床上,压着最原,把最原的后背完美的露了出来,不停地啃咬着最原的后背,留下的牙印渐渐布满了后背。最原动弹不得,只能红着脸希望王马能快点结束。直到后颈传来的刺痛,让最原一下子清醒过来,一股热流从后颈扩散开来,又默默地消失不见。然后,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大约花了十分钟,以最原体力不支和王马坚持不懈,这场浴室之战是王马胜出。然后,最原因体力不支始终没有逃脱王马的魔爪,被迫和王马一起泡了个澡。但最原没有注意到的是,王马身上的纹路也因此变淡了些。

––––––––––––––––––––
TBC.

以下是本人的废话,不关正文的事。

最原啊,今天王马吃的醋,在一段时间后,
你就会在床上知道,这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

还有王马,你确定你不是趁有一个借口,
来占最原便宜的么?

还有看见最原和王马一起泡个澡就想歪的人,
自动站墙角去。

我是有良心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最原的第一次就这样被上了呢!再怎么说也要等到王马清醒了来。

本人还在考驾照中,想开车的请等一段时间。

【吉最】werwolf(3)

我懒得写前面那堆设定了
直接跳文

––––––––––––––––––––

清早,最原发现了一件事情,王马小吉不见了。不管是客厅还是楼顶上都没有王马小吉的身影。如果不是脖子上的吻痕和嘴巴肿了,最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连墙上的抓痕都不见了,就像王马小吉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

“可恶,带着真相离开了吗,王马君。”

虽说没想到王马君是狼人,但对最原而言也仅仅是王马小吉是狼人,并不能阻挡他对真实的执着还有那些对王马君不清不楚的感情。所以在发现了王马不在的事实之后,最原立刻赶往侦探事务所。进了事务所里,最原连门都没敲,直接闯入百田的办公室

“哟,最原,早上好,今天你来得比平时要早呢,要不要一起去锻––”

“抱歉,百田君,打断你说话,你有没有在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段时间看见王马小吉。”

“看倒是没有看见,只是昨天晚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要休息几天,反正最近也该他休假了,我就让他休假了,怎么了,最原,你找王马有事吗?”

“嘛,也不是什么急事,只是要和王马君商量一下。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继续去找王马君了。”

刚一开门,就看着春川提着便当,进入百田办公室,和最原打招呼,自然地把便当分给百田。看到这一幕的最原赶紧退了出来,在寻找王马的路上越走越远。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傍晚,没有丝毫头绪的最原只好回到家中。刚吃完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最原以为是王马小吉回来了,气冲冲地打开门,却发现门外的人并不是王马,而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手上还拿着一根棍子。那个男人二话不说,轮起棍子就给最原一棒,经历了白天不停寻找王马小吉的最原哪里承受得了这一棒,直接晕了过去。

最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头上的刺痛感让最原快速地清醒过来,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白色的天花板,金属般的墙壁,这不就是拘束室吗?身上好像又有什么东西压着,嗯,是紫色头发,这不就是王马君吗,但和平时的王马君不同,有紫色的狼耳朵,耳朵上还有一些血红色的纹路,那现在在我腿上毛茸茸的触感就应该是尾巴了,但我为什么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危险感。正在最原胡思乱想的时候,王马小吉睁开了眼睛,这时最原才知道那股危险感是从何而来的了。王马小吉的眼睛不再是如星空般的紫色眼睛,而是充满了野性和杀气的血红色眼睛。

就在这时,突然从墙壁的缝隙里喷出一种不明气体,最原渐渐地失去了力气,但头脑还是清醒的。听见王马君如狼一般发出了咆哮,耳朵竖立,血红色的纹路瞬间蔓延到全身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背弓起的,仰身低头。但慢慢地王马小吉也摇摇晃晃地支撑着身子,却无法抵挡不明气体的作用,终于王马小吉倒下了。

紧接着,墙壁上出现了一个门。门里出现了一个男人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现在请你好好地照顾老大,不要让老大全身都布满纹路,拜托你了!”

说完,这个男人转身就走,不给最原拒绝的机会。

待最原可以活动身体之后,门边出现了一个通道,通道的尽头便是一个客厅,客厅还连着一间卧室,一个厕所和一间厨房。这是要我在这里生活吗?最原在探索卧室时,突然被人抱住。随后便被压在床上,再次被吻晕了过去。


–––––––––––––––––––
tbc.

【吉最】werwolf(2)

新人发文,请多多关照。
本文主cp吉最,少量百春,天枫。
本文跟原剧情无关
ooc严重
不适者请按左上角出
是甜文

––––––––––––––––––––

半夜,最原翻了个身,可那被压着的感觉一直无法消散,而且脖子上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舔着舔着就开始轻啃起来了。最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它趴在自己身上,不停地舔,最关键的是它是闭着眼睛的。狗也会做梦?最原表示没养过宠物我不知道。默默地将它从自己身上移开,最原想到应该去买一个狗窝了,继续躺下睡觉,毕竟昨天太累,多休息一会总是好的。

早上起来,最原和平时一样,正准备出卧室门时,客厅一片狼藉,根据墙上的抓迹和冰箱缝隙中流出的紫色液体,最原将在屋顶上的它堵在顶上,看着它晒太阳,嘴边还流着紫色的液体,身下压着两个瓶子

“说好的,不是要乖乖听我的话吗?”

“嗷呜,嗷呜嗷,嗷嗷呜~”

“你喝就喝,你把墙壁抓烂做什么”

“嗷呜呜~”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要你了,自己去找别人收养你,我不想管了。”

最原刚一说完,它竟然大嚎了起来,还是属于那种越嚎越委屈。一边嚎着,一边跑向最原,等跑到最原身边,一下子冲过来,把最原压在身下,也不管最原怎么挣扎,它就在最原颈窝附近蹭来蹭去,很委屈地小嚎,好像最原不原谅它的话,就做了什么违背天理的事。最原伸出手,安抚了一下

“好了,你只要乖乖的,不要在家里搞事就行了,我会养你的。”

听到这句话后,它立刻起身,继续晒太阳,就好像它刚刚就没有哀嚎过,最原看着前一秒哀嚎后一秒晒太阳的它,深深地感受到了欺骗。

“那你好好在家,我去上班了。”

刚到达侦探社,里面的每一个人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入间走在最原面前拍了拍肩膀

“恭喜你,最原,终于脱离单身狗家族!看来不用老娘做[哔––]让你失去[哔––],我现在发明了震动[哔––]……”

入间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众人捂着嘴巴,拉了下去。

“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的眼神怪怪的,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天海走过来,语重心长地看着最原

“还是要收敛些,不要那么明目张胆地显露痕迹,毕竟这个侦探社里还是有单着的人,考虑一下他们的感受,不要再这么明显了。”

“诶,我脸上有什么吗?”

“不是脸上,是脖子上有密密麻麻的吻痕哦。”

正当最原想解释的时候,王马进来了。

“欸~,大家是在等我吗?咦,最原酱的脖子上怎么有这么多吻痕,像被谁占领一样。呜哇哇哇哇哇哇哇~,不行啦~,最原酱是我的,我要占领回来!”

王马把最原扑倒在地上,刚开始他们俩只是嘴碰嘴,等最原反应过来准备推开王马时,王马已经将舌头与最原的舌头接触了。王马将舌深入对最原的喉咙重舔、重压,如他本人所说的他要占领最原。最原在王马的强吻下,氧气被掠夺,渐渐昏了过去。在清醒时还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是什么味道呢?这是最原昏迷前最后的想法。

等最原醒过来了之后,只觉得自己的嘴巴肿了,回想之前发生的事,脸迅速变红,心里想着该如何面对王马。
感觉到有什么在拉着最原的衣袖,最原转头一看,原来是它。最原一下子抱住了它,盯着它的眼睛

“看着你的眼睛,倒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王马小吉,虽然他很喜欢撒谎,但那些谎多多少少对大家能起点心理安慰或是把矛头指向他自己让大家有一个发泄对象,所以我希望他不要把所以的负担都抗在自己身上,对吧,王马君。”

在最原的注视下,它变回了王马。但很尴尬的是王马没有穿衣服,也就是说王马现在是裸着的,而最原看完了这一切。在最原发楞的时候,王马已经去最原的衣柜里寻找自己早上放在角落的衣服。

等王马穿完了衣服,刚出卧室,就看到最原神情十分严肃,而泛红的耳朵与脸暴露出了最原的紧张,将最原想要塑造严肃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王马笑了笑,坐在最原对面。

“呐~,最原酱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是王马小吉的?”

“在你选了紫色的碳酸饮料panta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了,就算我再不知道动物的习性,也没有哪一个动物是非要panta不可,屋顶上的事也让我加深了怀疑,如果说饮料和屋顶上的事只是让我怀疑,被你强吻时,我闻到宠物医院开的药的味道,我就肯定你是王马小吉了,而且你平时都比我到得早。”

“嗯~,真不愧是最原酱呢,但你看了我的身体,又夺走了我的初吻,就请负责来养我吧!”

“诶!”

“你明明说好了的~,如果我乖乖的就会养我,其实要我养最原酱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那样最原酱就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了,好像也不错呀~。”

“等等,王马君,你先告诉我你这一身伤怎么来的。”

“欸~,最原酱转移话题的技巧也太弱了吧,嘛,最原酱不想要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先等等,但关于我的伤是怎么来的,实在是太麻烦了,就等着明天再说吧,晚安,最原酱~”

“……晚安,王马君。”

“……所以为什么你要跟我一起睡。”

“嘛,反正最近我也是和最原酱一起睡的,就不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安安心心地睡吧,今晚我不会打扰你的。”

––––––––––––––––––––
TBC.
有意见的一定要说呀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ノ`⊿´)ノ

【吉最】werwolf(1)

新人发文,请多多关照。
本文主cp吉最,含少量百春,天枫
本文跟原剧情无关
ooc严重
不适者请按左上角出

––––––––––––––––––––

夕阳西下了,天空中还燃烧着橘红色的晚霞,最原在传说中的鬼巷中听到了哀嚎。怀着寻找真实的想法,最原走进了鬼巷中。越往里面走,里面的废弃物就越多,最原仔细听辨着哀嚎的来源,终于在一个废弃的纸箱子里发现了哀嚎的来源。原本应该是一身纯白的毛,却因为被什么人所伤而留下伤口,显露出红白相间的毛色,可能是因为伤得太重在听到脚步声往里面缩了缩,当最原发现它的时候,刚刚结疤的伤口又因为它的动作裂开。

正当最原苦恼时,它抬起了头,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哀求。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我,我可是要工作的,没有空来养宠物。”

~~~盯~~~

“好吧,如果你乖乖的,我可以考虑尝试一下养宠物。”

最原蹲下身去,将它抱了起来,才发现它是一只大概一岁左右的小狗,叹了声气,起身往宠物医院去给它治疗伤口。

宠物医生检查了除伤口以外的身体健康,并包扎了伤口,嘱咐最原一天要换一次药。最原按医生所说的去拿了配药,付完医疗所需的费用后,便一手提着药,一手抱着它,慢慢走向回家的路。

在路过一家超市时,它不停地发出呜呜声,同时努力的向超市靠近。

“你想要进去吗?”

它点了点头,又蹭蹭最原的胸口,一脸期待地看着最原,最原想想家里没狗粮,决定去超市买点。

刚进入超市,最原就碰到同一个侦探事务所工作的百田和春川,他们正在讨论今天晚上应该吃什么。百田:不用那么麻烦,一杯泡面就可以了。春川看了一眼百田,转个身准备去买蔬菜和肉,却看见最原,打了声招呼,向蔬菜区走去,百田也发现了最原,也打了声招呼,去追春川了。去买狗粮的路上还看到了同事赤松和天海,他们各自选择饭后点心,偶尔抬起头来,默契地相视对看一眼,最原觉得是时候去配一副墨镜了。

买好了狗粮后,最原想去买点饮料,却看到购物篮里已经有十几瓶紫色的碳酸饮料panta。最原准备将panta放回架子上,它委屈地叫着,在地上打着小滚。最原动摇了一会继续把panta放回架子上,终于只剩下了两瓶panta时,它把那两瓶护住,看着最原的目光大有几分你再拿走一瓶,它就要哭出来。最原和它对视一会,最终妥协。

回到家里,最原便开始弄晚饭。晚饭刚弄好,它就跑进来,极其自然地站在板凳上,等着最原舀饭。最原吃完饭后,发现它不吃狗粮,要吃饭,便默默地把那袋狗粮放入垃圾桶,准备去擦嘴巴。刚拿到纸,最原只觉得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扑到在地,然后看到它开始舔自己嘴巴及周围,还顺便舔了舔耳朵,轻咬了一下。在此期间,最原动也没动,大概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它一直把最原压在地上观察着,看着最原迅速变红的脸,嗷呜地一声长嚎,最原从它的眼睛里看出来了笑意和其他看不清的情绪混合。等最原回过神来了之后,它已经走进卫生间里,等着最原给它洗澡。

在最原脑袋里浑浑噩噩的时候,他们已经洗完澡,在足够3个人睡都宽松的大床上躺着,本来就很累的最原沉沉睡去,身旁的它却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紫色头发身高不足160cm的正太,只是这位正太头上有紫色的耳朵,身后也有紫色的尾巴,如果最原现在醒着,就会发现这不就是在侦探社里天天喊搞事的王马君吗!王马趴在最原身上轻轻地抚摸着最原的头

“nixixi~,最原酱也太天真了,把狼带回家的后果可是很严重,要负起责任来啊!”

––––––––––––––––––––

TBC
第一次发文好紧张
觉得人物刻画有问题的请评论
我会尽量去改的